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蛾子发酵的欲望求着企通社老师劝劝小强别离婚好吗

     
      鹭江的街头人流永远是那么的稠密,怀揣淘金梦的红男绿女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把这广州郊区的小街道塞得严严实实,小街的每个角落都发酵着欲望的气息。
      
      酒店是个临街的门面,店面很大但决不奢华,我选择了一张靠近窗户的桌子坐下,小强情绪始终低沉的在对我唠叨着他和蛾子的婚姻。从他的絮叨中我知道了事情的大致原委,蛾子在以家电子厂做清洁工,不知道怎的竟然和老板好上了,现在竟闹到了离婚的地步。企通社对于这个颇为尴尬的酒局我实在没有什么好心情来参加的,我见多了广州这个欲望都市摧枯拉朽般的搅碎了无数并不坚固的乡村婚姻!但小强苦苦的哀求让我无法拒绝,毕竟我在村小教书那会他们两都是我的学生呀!
      蛾子发酵的欲望求着企通社老师劝劝小强别离婚好吗
      蛾子走进酒店看见我时颇不好意思的红了下脸,她埋怨的数落着小强,“和你说了那么多,你就是这么倔,我们两的事怎么好意思麻烦老师呢?”小强委屈的嘟哝着,“我只想你回头!”为了缓和气氛,我有心说起了他们读书时的事儿,蛾子听我说着说着仿佛也忘记了当前的气氛,完全陶醉孩提时代的口气“是呢!记得当初你不只一次说过,我和小强一定能考上大学,能过城里人生活的!”我清晰的看见她说到城里人生活时眼角分明有丝惊慌,或许她现在已经在享受着城里人的生活,可这城里人生活的得到在乡下人眼里看来却并不厚道,我马上追问了一句,“你和小强快十年了,真无法回头了吗?"一阵沉寂后我似乎看见了希望,"你们真离了,孩子怎么办?"蛾子听到孩子突然来了精神“孩子的事我和老张已经说好了,马上接到广州来,读书的学校他都联系好了的!”这去意已决的回答让我感觉心凉,当婚姻被优越的享受所击碎后,那裂痕就很难愈合了的,蛾子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她主动的和我说了起来:“老师,记得您那时候就告诉我们,要努力的追求美好生活,当一次婚姻就可以完全改变生活时,我怎么愿意放弃呢?”见我半晌无语的小强哭了:“可我是爱你的呀!蛾子!"不料蛾子声音竟是那么的冲动,完全不顾这是在酒店:"醒醒吧,小强,爱我就放了我和孩子,只要你答应离婚,老张已经说了,给20万让我回家把房子做好”正当我不知所措时,蛾子起身望了眼企通社在低声哭泣的小强,哀求着对我说:"老师,求您了,劝劝他好吗?"我竟然点了点头,蛾子挤出笑容向我告别,在我说出“走好”时一定也笑了,这笑中有几分友善我不知道,但决没有鄙夷,一定的!
      
      我也起身了,拍了拍依然在哭泣的小强,我的手在他肩头不忍离开,忽然,酒店里传来了悠远的马头琴声,其中有个怨妇般的声音在吟唱着:“爱不在了就手!”我什么话都没说走出了酒店。
      
      街上,密密麻麻的人流,企通社每个人身上都发酵着欲望的气息,我长长的舒了口气,吸进去的同样有着那浓郁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