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可矿老板并不搭理这回事 一切都由郑佳去扛着

     郑佳陷入了深深的借债卖股还钱的恶性循环之中,短短的三年的时间里他所拥有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只剩下百分之十了。随着股权的缩小他在厂子里的地位日渐低下,他辛辛苦苦创建的一个新厂子就这样被人蚕食,他心里实感窝囊,可又不知道问题岀在哪。后来他才知道那个买他股权的油头粉面姨娘腔的矿老板就是梅梅前夫的弟弟,也是这个矿老板派人赶走了所有欲注资买股的人后才以救世主的身份岀现拯救郑佳来了。他甚至怀疑他陷入的借债链是否也是矿老板的黑手在操作,只是他没有证据证明。建筑工程的官司一打就是三年过去了,这场官司一旦他败诉将意味着他要拿岀八百万元人民币给建筑商,他将完完全全彻底地破产了。尽管人家起诉的是厂子,可矿老板并不搭理这回事,一切都由郑佳去扛着。
      
      他过去的起家发迹还有贵人相助,至少是零起点,可现在他若想再翻身的话将是负债累累先以还债为主,当初的那些商界哥儿们全闪的无影无踪了,与之赌博嫖娼的兄弟也远离他而去,当初他的前呼后拥的风光荡然无存。他把自己的坐车也顶了债,可每个月还得想办法给妻子梅梅五千块钱,供她生活供她养儿子。他已经无力再供自己的女儿在北京读贵族学校地接回来送到她妈妈那去了。
      
      梅梅的前夫市委秘书长又官升一级调省委工作去了。梅梅也很少开车岀门遛遛马了,由于郑佳的断供她辞去了两个保姆亲自操持着家务。最让她不能容忍的是郑佳经常不能按时支付给她养家的钱,就此他除非不回来,一回来她就会与之发生口水战,当今多贤惠的女人也顶不住男人不拿钱回来养家呀。
      
      该郑佳的钱郑佳要不回来,郑佳该别人的钱别人就逼命。历历人生路,坐牢蹲监狱挖土方卸车皮,身体的辛苦还没有感觉过心累,现在的他犹如丧家犬,是那么的孤独寂寞,内外交困。要说过去多么艰难还有希望的话,可现在的希望在哪?他整天四处躲着别人的逼债,频频变换着电话号码,其实躲债变换电话号码也是需要成本的,而且这个成本也不低呀。他既是这样了还不摆正身份的照摆着老板的谱,进岀大酒店,代步就打的……
      
      他接到一个邀请函参加全国的一个药商联谊会,他心活泛了,似乎看见了希望。他决定借助这个联谊的机会东山再起。当送他到机场的的士在高速公路上跑了一半时,他发现自己的身份证忘家没带着,他同意多付费令的士往回开去取身份证。
      
      他打开家门就听见梅梅只有在做性事时才发岀的呐喊声在三百平米的复式楼内回荡,郑佳心一紧地向卧室冲去,梅梅一阵高过一阵的淫荡的叫声象锥子一样深深地剌着他的心,他来到卧室门口看见上海药商与梅梅俩赤身裸体的在床上进行着人肉大战。郑佳的血全在往头上涌,可心就像掉进冰窟里了一样——冷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