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这一年,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每一件事情都考验着我们的脆弱淬炼着我

    2017年,绝不是一个寻常年。
      
      年年都有事情发生,但。
      
      年初三月,海和妈妈从四川到兰州途经合作市时天黑路滑意外发生车祸,那一夜,我莫名失眠,直到绣娘告诉我海出车祸了,我才知道也许真是我感应到了海的惊恐所以自己才会不安。当时,我特别想去兰州安慰海,看望海妈妈,征求海的意见,她说不要来了,妈妈有人照看。我也因为正在面临单位关停,下岗转岗的困境,所以即便万分牵念也还是忍住出行的欲望,等待消息。
      
      好在,海与妈妈都很快恢复,我虽然常常会因为不能去探视妈妈而懊恼自己,却仍然欣慰她们身体的恢复。每次和海妈妈通电话,妈妈都会热情相邀,让我和老公孩子春节时回四川乐山老家过年。在妈妈看来,兰州只是客居之地,而四川乐山才是真正的家,过年回家在乐山,一家人才能真正享受在家团圆的快乐。我也欣欣然答应着妈妈,在心里也做着过年去四川的准备。
      
      八月,绣娘去兰州,喜欢热闹的海妈妈来电话相邀,让我也去聚聚,而我的工作刚刚进入一个新阶段,为了适应,不敢轻易离开。妈妈说:你来吧,我给你报销路费,我去飞机场接你。以我的个性,我当然愿意立马走人,坐火车去兰州也就是一个晚上的时间,我也想看看妈妈看看海看看代替我们照顾海的小熊,只是考虑诸多原因之后我还是遗憾的告诉妈妈,等海结婚的时候我们再见。我以为我们还有时间可以等,我以为海的婚期就要到了,兰州很快就能见面。所以和妈妈解释,等海结婚大喜之日我再去凑热闹,我明显感觉到妈妈的语气里有些遗憾。我就为我能感觉到的这种遗憾而伤心不已。
      
      我计算着海的婚期,我就那么耐心等着,盼着那个大好的日子快些到来。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九月二十八日晚上,我又一次莫名失眠,很奇怪怎么平时早早入睡的我会睡不着。直到二十九日上午海发来信息说妈妈病了,住院了,医生说情况不好才找到了我情绪焦躁之所在。我急着问什么病?海说:急性心肌梗死。我问医生怎么说?海说医生说情况不好。我问这是什么意思?海哽咽着说就是病情严重,医生让准备后事。
      
      我心惶惶。。。
      
      我很害怕。。。
      
      我祈望海妈妈没事。
      
      我请求上天厚爱我们。
      
      我甚至发誓,若能让海妈妈一切平安,我愿意从此皈依佛门,初一、十五吃斋念佛。。。
      
      我想要有人给我妈妈的爱。
      
      2013年6月6日,我的母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之后,我终于知道有妈才有家。。。。。。
      
      2013年十月,女五郎齐聚兰州。我因为感知海妈妈的爱,想在喊妈妈时有人回答我,承蒙海妈妈怜爱,便投身在海妈妈怀里,做了妈妈的干女儿。素心以为从此就又有了一个爱自己的妈妈,并渴望这种母女情缘天长地久。我和妈妈约定2015年的春节我们一家回乐山过。海妈妈也真把我当成了女儿,把我们去乐山过年的事当成了一件喜事,回四川过年时,逢人便说:我干女儿一家明年回来过年。。。。。。
      
      如今,妈妈生病,素心如焚。于是问海,我想去兰州看看妈妈,可不可以?海说她问妈妈了,妈妈不希望影响我的工作,等结婚时再来吧。
      
      我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于是暗自让朋友定了3号的火车票,内心决定,不管怎么样,这一次我是一定要去兰州一趟的。
      
      30日上午参加单位组织的首个公祭烈士纪念日活动,活动期间手机信号屏蔽。活动一结束我就和海联系。海在电话里说妈妈昨晚疼了一晚上,坚强的妈妈疼痛的喊声响彻整个医院楼道,让人心疼的不忍听闻。妈妈不愿意继续治疗了。我立马给朋友打电话,要求退掉3号的火车票,改成1号的火车票。我恨不得马上去到兰州。11点半给海打电话告诉她我2号早晨到兰州,海却说她正在收拾妈妈的东西,因为妈妈要求回四川乐山老家。我一时语塞,妈妈真的要放弃治疗了吗?有那么严重吗?海哭着说:这一切都是遵从妈妈的意思,哥哥姐姐答应满足妈妈的要求。我问:我可以和妈妈说几句话吗?海说小熊在医院。
      
      拨通小熊的电话,自报家门说我是素素。小熊说知道。我说我想和妈妈说两句话。小熊说:素素,说话时你注意控制一下你的情绪。我第一反应是小熊这个人办事的确细心稳妥,值得依赖。我听见电话里他们跟妈妈说素素想和你说话,妈妈喊:素素啊。我喊:妈妈啊,我是素素。我回四川接你啊,我坐飞机去成都。妈妈思维特别清晰反应很快,她说:我不去成都,我回乐山。我急忙说:嗯,我坐飞机先去成都然后回乐山接你,我们乐山见。妈妈说:好,我们回乐山见。挂了电话,我看时间是11点42分。急忙给朋友打电话,退掉去兰州的火车票,赶快改成去成都的飞机票。朋友郁闷,问我到底想好去哪儿没?一改再改到底为什么?我简短说明原因,催促机票越快越好。朋友说恰逢国庆期间,机票紧张,1号上午已经买不到只能买到晚上的,如果不急买2号上午的是不是合适些?然而我已经等不及,我只要求越快越好,越早越好。机票刚刚落实买1号晚上6点15分的,我心稍安。2点02分海发来短信:妈妈走了。短短四个字崩溃了我所有情绪。
      
      我不相信会这么快,弱智的问怎么会这么快?刚刚还和我通过话,妈妈声音洪亮底气十足,我那么敏感的听觉,根本听不出来任何异样啊,怎么会这么快就没了呢?为什么每个妈妈都这样呢?我坚强的妈妈啊,为什么总给你的孩子错觉,以为我们还可以在一起,还有时间?为什么每个妈妈都这样?!
      
      我想象着海的伤悲,泪水不能自己。
      
      从此我们都是没有妈妈的孩子了。。。。。。
      
      晚上,我和儿子说过年我们去不成四川了,四川姥姥没有了,我明天坐飞机去四川送她最后一程。儿子伤心地说:妈,你是不是很遗憾啊?我不明白的看他一眼,他无限同情的说:找个干妈吧也走了。我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下来。是啊,我想让有个人疼,想有个妈妈可以喊,可惜我们却只有一年的缘分。
      
      去年相认,今年别离。
      
      整整一年。
      
      1号下午,老公送我去机场,他叮嘱我去了别哭,别让人讨厌,要学会坚强。
      
      飞机抵达双流机场已是晚上8点40分,海的朋友早已等在出站口,上了车我们直奔乐山冠英镇。
      
      10点半,见到海,我们紧紧相拥。
      
      跪在海妈妈灵前,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母女会是以这样的形式再次相见。
      
      我给海妈妈上三炷香,磕三个头。
      
      我替笑、葱、速每人各上了三炷香,各磕了三个头。
      
      十二炷香、十二个头。
      
      妈妈,请接收我们的跪拜。
      
      海准备了宾馆房间要我去休息,然而我怎能离开她,笑一直遥控我嘱托我照顾好海。我虽然不能代替海去感同身受,但我在一旁陪伴总是可以的。何况为妈妈守灵,是做女儿的本分,我不远千里而来,岂是为了睡觉。海自然是理解我的,我甚至很享受海对我的随意安排。
      
      我要的就是一种家人的感觉,就像嫂子说的那样:素素,我们没有把你当外人。我的确没有把自己当外人,我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在这里,只有我想不到的,没有我不想做的。
      
      2号清晨,我才看到熟睡在水晶棺里的妈妈。
      
      妈妈睡着的神态很安详。
      
      妈妈给我的感觉就是她无牵无挂放心一切,舒心入睡了。
      
      脑海里,我想起了我的母亲。
      
      那一刻,两位母亲的形象逐渐融为一体。
      
      我深信,在天堂,她们比邻而居,一定也能成为好姐妹。
      
      我倔强而要强的妈妈啊,这一生有你们,真好。
      
      若有来生,愿我们,再续情缘。
      
      我深信,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无根之水。
      
      因果轮回,缘分天定。
      
      曾记得十五年前,我初嫁之时,有一天夜里做梦,梦见和老公生气,我把家门钥匙扔给他坐着公交车就要离开,他站在车窗外问我:你要去哪里?我回答他说:回四川。
      
      这个梦因为特别,所以记忆深刻,所以当时就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回答说回四川,所以对四川会有一种莫名的感情,所以这次回到四川我没有一点点的陌生感。难道我和四川的缘分是前世就有的吗?所以今生我依然在执着地寻找着可以找寻到的点点滴滴?
      
      我不想牵强附会,但却无法解释清楚我为什么会一眼就爱上海,一进家门看到海妈妈就喊妈妈,一直在离开她后渴望她怀里的温暖。
      
      躺在棺椁里的妈妈再不能和我们说说笑笑了。
      
      可是一年前的画面却历历在目,不断出现在我眼前。
      
      海说,妈妈一生要强,就连她的死也是她自己做的主。我就相信,只有意志坚定的人才会自主的给自己的人生画上完美的句号。我的母亲当时主动提出出院,宁愿顺应自然活到寿终正寝也不愿意被当作一种负担苟延残喘。
      
      她们的决定是何等的相似!
      
      她们不是放弃生命,她们是在生死之间理智的选择了有尊严的离开。
      
      思念
      
      何必泪眼
      
      爱长长长过天边
      
      幸福胜于会痛的心田
      
      。。。。。。
      
      我在想,躺在棺椁里的妈妈是幸福的。
      
      这一生经历苦难,尝遍坎坷,最终苦尽甘来,儿女都成家立业,牵挂和操心的这一辈子终于结束。风起时,她直上青天,终于放心安心,展开另一个更加完美的旅程。作为儿女的我们,就应该收起伤悲,怀揣感恩,为母亲的生命在这一程的圆满结束而祝福。
      
      虽然伤心总是难免的,但我们活得好何尝不是她们最希望看到的。所以,我们应该在流泪之后,活好自己,那才是妈妈希望看到的样子。
      
      3号,是妈妈出殡的日子。
      
      我最害怕这个时刻的到来。
      
      早晨不到六点,守灵守了一晚上的嫂子问我去不去厕所,我陪着她离开了灵堂十分钟。
      
      那十分钟我陪着嫂子,没陪着海。没看到妈妈从水晶棺被放到木质棺椁里的场景。
      
      我想也许这也是妈妈的意思,她刻意要我去保护嫂子,毕竟媳妇才真正是妈妈想要善待的人。
      
      出殡的一切准备妥当,送行的人群聚拢,哥哥含悲忍痛读念着献给妈妈的悼词,追忆着母亲平凡而伟大的一生。在我以为,任何赞美的词汇放在母亲身上都不能称之为过分,母亲所做到的比之那些赞美之词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有的母亲都一样,她们经历着苦难,不向生活低头,不畏艰难困苦,忍受着常人所不能忍受的艰辛,为儿女们拼命支撑着遮风避雨的家。她们以广博的胸怀容纳着担当着庇佑着她的孩子。也许她们不够温柔,但是她们足够坚强。也许她们没有多少文化,但是她们却教会了我们该如何面对生活。
      
      妈妈,请一路走好!
      
      妈妈,我们爱你!
      
      哥哥的悼词字字句句感人心肠,催人泪下,送行的人个个眼含热泪,现场抽泣声一片。
      
      护送妈妈的灵柩走出小区的大门,一只蝴蝶就落在了我拿着的捧花上,妈妈,那是你派的精灵吗?你想让我知道你可以感知到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参加海妈妈葬礼的人员有来自河北、山西、青海的朋友以及四川的亲朋好友400余人,当日参加出殡的有200多人,敬献的花圈登记造册的有169个,护送车辆有39台。海妈妈一生勤劳、善良、正直、热情。她的葬礼也隆重而风光,喜丧期间设流水席,葬礼只登记来客不收受礼金,更显示出了一家人的豪爽和大气。
      
      海妈妈的墓地背靠青山脚踏绿水,以我常人的眼光都可以看出绝对是风水宝地。
      
      十时许,海妈妈入土为安,永远的葬在了海爸爸的身边。
      
      下午晚时,我们按乡俗去给妈妈送火,好照亮妈妈回家的路。随后,哥哥开车我们一起前往乐山一中的家,送妈妈的遗像回家。嫂子一路捧着,下车时我为嫂子开车门,我突然觉得我是真的在乐山接妈妈回家了。我和嫂子说:嫂子,我来接妈妈回家。嫂子神情一怔,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将妈妈的遗像交到了我的怀中。哥哥说;我们回家了,妈妈。素素,我们领妈妈在院子里走一圈吧。夜色渐浓,月光下,我捧着妈妈的遗像,哥哥、嫂子、海、小熊紧随左右,仿佛是我真的搀扶着妈妈,走在她熟悉的回家的路上。。。
      
      5号服三。我们做了一套三层楼的别墅给妈妈。九十岁的三娘也去到妈妈的坟前祭拜妈妈,化解着她们之间过去那么多年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
      
      6号头七。一切都平安顺利完成。哥哥把爸妈的遗像请回到了冠英老宅,上楼时,哥哥特意让姐夫把妈妈的遗像给我捧着,这里是妈妈的家,这里有姐姐照顾。
      
      我实现了接海妈妈回家的承诺。
      
      海妈妈圆满的走完了这一世的全部旅程,享年75岁。
      
      我天上的两个妈妈啊,愿你们保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