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我纯真的男贞千万别毁在了这女人的手上

     
      说起酒就想起我十六七岁时的一些事。。。。。。。。。
      
      我是农村人,四川的。所以今天带点方言说点我亲身经历的事:
      
      有天有人请我给他们家栽秧子。(栽秧大多是女人,女人手快)屁股大两砣田请了一桌人所以下午老早就放工了。
      
      吃夜饭时天还没黑男主人就给各位劝酒:
      
      结果倒把他自己灌爬起了。他一倒一倒的上茅坑去了半天没回来,农村那时的茅坑都是敞口口,有掉进去的可能。见他去了好久没回来就让我去看看(别的大多是女人有个男人也喝酒了,我不喝酒)
      
      我到茅坑边一看:差点晕了!
      
      那家伙裤子掉在脚背上,两个脚一抬一抬的就是没法走(被裤子吧两脚连住了)。多大个鸟鸟一甩一甩的………嘴里还咕咕哝哝的…………
      
      我忙着去帮他提裤子,可他把裤子踩脚底下的。那会我人小,又害羞,更怕碰到他那大鸟鸟。所以半天都没把裤子给他提起来………
      
      人们等半天见我也没把他找回来以为他真掉厕所了,都跑来看(好多女人哦)
      
      那家伙不知啥毛病发了,见人多了就大声说:赵梦华把我脚抱到干啥子嘛?今天我老婆在家不敢留在你这儿。。。放开手等老婆回娘家了我又来!含含糊糊连说几次。可来看他的人中就有赵梦华,羞得她爬起都跑…………
      
      结果还是他老婆过来给了他两嘴巴他才住口了的。
      
      酒啊:露色!
      
      如今我回老家时遇见那人有时还笑问他:叔!还记得我帮你提裤子吗?
      
      他听了就笑着来追打我。。。。
      
      我以前小时混社会的
      
      有次我老大生日:
      
      他老婆喝多了,我不喝酒所以就让我和一个女人把他老婆搀扶到睡房去:
      
      把她放床上后她死命拉着我的手不放,嘴里我要……你……我还要……你……
      
      我一听心想妈呢:你说的啥哦?想让老大打死我哦?还有我纯洁的男贞千万别毁在这娘们儿手里了………
      
      我就使劲挣扎………又听她说:我还要喝。。。我没醉。。。你给我倒!酒来。。。。(害我虚惊一场)
      
      同来的女人给我指了指开水
      
      于是我给她倒了杯水
      
      她大大喝了一口:噗…………………
      
      喷了我一脸。。。。
      
      嘴里还清楚的大叫:小子你以为我连水都不知道啊????
      
      我简直晕死:这人究竟真醉还是假醉啊。。。。
      
      后来她醉过了我给她说此事:姐!你那天把我吓的哦。我那天要是失了童贞该啷个办啦?
      
      她:啦你个头!爬……………………
      
      还有次邻居就两口子在男人也喝多了:
      
      他老婆过来叫我和她把他抬到床上。
      
      农村的床都是靠着墙搭的。
      
      那家伙躺在床上东转西转,把两脚板在墙上打的啪嗒啪哒响………
      
      口中念念有词:翠花终于让我上你床了,可你床哪门个这求门高?我就嫩是扒不上来?
      
      他老婆大骂:看你个死狗日的!要老娘抬你上去不蛮?求本事莫得还想上这个那个的…………
      
      我听了那个羞得啊:一脸菲菲红撒腿就跑。。。
      
      注:他老婆不叫翠花,翠花另有其人!
      
      记得在煤矿时:
      
      每年冬至节都会有耍得比较好的四川老乡买条狗来宰了请大家吃。
      
      那天是下午我和老婆到一老乡家吃狗肉。八九个人都盘腿坐在炕上,炕中间搭个桌子。
      
      快散伙时又有人出丑了,一朋友的老婆和我对起坐的。她挤啥样,挤到我身边拉着我胳膊说:老公都半夜了,走我们回去睡了蛮!
      
      一伙子人那个笑啊……………
      
      还有人也跟着说:都半夜了你俩口子快回去睡蛮…………
      
      弄得我差点钻进地缝里去!
      
      这时老婆也拉着我嗲声嗲气的说。老公都半夜了我们走回去睡了蛮。。。。
      
      哎哟我的妈妈耶:一桌子的人都笑得喷饭。。。。。。。
      
      我在山上包果园时,有个朋友酒后带了两个小姐来我果园,晚上他说一个陪他一个陪我,由于当时我太单纯了,从来没有跟别的女人混过,更怕染病所以就拒绝了,结果那家伙一个人把两女人都弄到一个床上睡了(事后我可后悔了,可是再后来听说他得了尖锐湿疣,我又暗自庆幸真是吉人自有天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