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在人生这个舞池里 不知道有多少个离别的车站与相约的车站要经历

    穿越隧道的火车,拉开长长的线,谁在追寻南方的梦。
      
      启程是一杯冰镇的饮料,如果灌在肚里,是冰凉的,如春寒料峭的北春,倒挂的那个葫芦可撑不住的。携风,飞过了一个又一个车站,狂奔在车厢的北方女子是强悍的、耐寒的。眼睛,一睁一闭,在车厢里一天过去了。春寒料峭的初寒被窗口穿梭的暖阳抹开,不相信地眨眨眼睛,不相信地揉揉眼睛,一幅春暖花开的画面呈现在眼前。在人生这个舞池里 不知道有多少个离别的车站与相约的车站要经历
      
      啊!起初的萧条景色擦肩而过了,那个熟悉的不能熟悉的光秃秃的山,干裂的瑟瑟抖动的槐树,黑白相间的喜鹊······眼的世界里,故乡的什么都不见了。
      
      窗口,擦眼而过的是繁华点点,绿色春然,坠着粉红色花朵的树,一片连天的水里矗立的高楼,远处,海鸥在起飞,轮船在启鸣。脚下,车轮在喀嚓声中翻滚,轨与轨的摩擦似乎不知道什么是疲倦,摩擦的振动似乎不知道行走需要停站台调。
      
      停停走走的声音里,来来往往的是人群匆匆忙忙地上车声和下车声,夹杂的是行李箱的碰撞声。形形色色的人影,起起伏伏的是人声,汇合成一曲车厢曲。车厢是带着梦,带着希望的火箭,向前,永不回头!穿越,穿越南北界限,心里祈福:永远向前穿越!
      
      携风一路向南出发,窗口,气温的袋子由冷变热。扎得紧紧,煮的熟熟,红炉煮雨了。向热带雨林的方向出发了,异样的车厢味道在串串烧,烧的嗅觉都发麻了,辣酥稣变成糖晶晶,讨厌的一股方便面味串了清洁工与空调的舒适味,都成混搭了。分不清谁是北方人,谁是南方人了北方人了。似乎串了甜食变成麻辣的初衷。
      
      反正,圈在车厢里的人群,被保险箱变成变形箱了。不论怎样,都有一个向南出发的梦在支撑。在向南国出发,越来越近了,距离只有最后一个眼睛一眨,一闭,一天过去了,厚厚的毛呢大衣也换春装了,熟悉的普通话语言越来越少了,听不懂的闽南话的面孔越来越多了……
      
      毕竟,终点站是热带,是穿越了火线般的南方。伫立着,抖落异地的陌生,轻轻地到了南国,隔海相望的是宝岛。
      
      远方画了一个圆形,车站转了一圈,由北向南。进口是把希望的种子埋在车站,展开旅途的翅膀,在滚滚的车厢里丰满羽冀……出口是打开了又一个希望的窗口,抖落尘土的袭击,让翅膀的雏形渐渐强悍……
      
      起点是终点,是开始,也是签约的终点。不禁感叹:在人生这个舞池里,不知道有多少个离别的车站与相约的车站要经历。
      
      挥挥手,作别一抹晨曦,作别一阵春风,轻轻地说:一路顺风里有绿色······
     
      北方的春天,宛如贪玩的小学生,总是以迟到的面孔出现在人们的眼里。探出头的太阳,像变脸的风娃娃,时而呼啸着狂奔,尘土飞扬,碰到脸上如刀割一般的疼。难怪,行走的女子都要戴上口罩。只听干裂的白杨树梢在呼啸。时而像一个文静的女子,躲在书房,静静地读书。什么都不需要了,什么都不在乎了。埋头只是一种漠视,一种淡然。
      
      迟到的春天是萧条的,是漠然的,也是冰冷的。走在追梦的春天,我的鼻子似乎什么也没有嗅到,我的眼睛什么也没有找的,连一丝微绿都不曾出现。尽管这样,我还在寻找春天的影子,嘴里唱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哪里?我要给讲台下的孩子们一个关于春天季节的交代,一年级的语文课上:识字一是描写春天的词语,第一课是柳树醒了,都在说什么“春暖花开、春回大地、冰雪融化、柳绿花红、莺歌燕舞……”没有,春天虽然来了已经十几天了,北方的春天还不见影子,也可以说:春天的门在我生活的天地还没有启动,怎么来打开呢?
      
      我是一个徘徊在春天舞步的使者,虽然姗姗来迟了,可是,小朋友的眼里春天是一沓白纸,我用我的嘴巴空洞地描述迟到的春天。用语言描述着、扮演着,在寻找。于是,用自我陶醉的行动,让小眼睛们头顶蓬松的,湿漉漉的泥土,把小草的丫丫探出头来,让小发丝当柳芽儿的辫子在风里摇摆。让小嘴巴叽叽喳喳地叫着,扮演报春鸟。时而是燕子低飞;时而是布谷鸟嘶鸣;时而是泉水叮咚;时而是青蛙出洞。仿佛春天一下子揉进了教室这个角落里,住进了小朋友的眼里,睡在小朋友的心窝。
      
      也许,小草,听到后,轻轻地在地下顶着冰冷的泥土帽儿,在极力向上冒。迎春花在干裂的枝头悄悄地打了花苞,春风在吹啊吹!吹醒了青蛙,吹绿了柳树,吹红了桃花。
      
      尽管这样,春天的声音在小朋友稚嫩的童声里飘落,划过教室的窗口传出。白杨树皮再也耐不住了,它挺着高高直立的树身大声说:我被春风吹醒了,戴上了发青的春帽。青了就意味着换了春装。
      
      我没有独舞,我带着幼小的孩子们,来到随处可见的路边。让小手触摸树皮,发青的树皮,让小手掰开了皮的一个口子,在吐着绿的枝丫,看到了流出的汁水,便在裂缝里寻找到了绿色。这就是北方迟到的春天。
      
      春天在哪里,春天在哪里?春天原来在小朋友的眼睛里。那么,哪里的春天没有迟到呢?
      
      无须质疑,是南方的春天,那个宛如雄鸡的中国地图把大地分为南北之分,使南国生春,山清水秀,使北国之春,万里雪飘。使地界线在互补的路上延伸……使春天穿透了色彩的翅膀。
      
      绿,春天到了,希望就到。绿得草,绿得地,绿得水。黄的油菜花,黄色的蝴蝶……
      
      为了彩色的翅膀,彩色的梦,小朋友的眼里揉着对南国的神秘,中国梦在喜洋洋里,起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