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保险 >

    一个锈渍斑斑的铁饭碗 让我回到了十六七岁缅怀过去的好时光

     时光荏苒,岁月悠悠,记忆中的青葱故事经常浮现在眼前。上师范的时候每天拿着个大号搪瓷盆去食堂打饭,26年后的今天,一个同学在老家的储藏室发现了它,拍照晒到同学群里,我的心湖不禁荡起一丝涟漪。回忆总是从一些物件开始的,现在看来,这个饭盆仿佛成了宝贝,它载着我记忆的小船乘风破浪追逐那远去的时光。那时候,我们一日三餐都离不开它,整整三个年头捧着它喂饱了我们这群半大孩子的肚皮,虽然没有什么美味佳肴,可我们还是戏称它为“铁饭碗”。
      
      初中毕业,90个少男少女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本县的师范学校,被老百姓称之为跳农门,代表着今后的生活衣食无忧、波澜不惊。很幸运,我就是其中之一。亲戚朋友们替我高兴,我的一位老师却不无遗憾地摇着头说:“你们是全县中考成绩最高的,那可是咱们县的秀才啊!不上高中考大学,真的可惜了!”虽然当时教师待遇不高,可那几年师范的录取分数线却比重点高中还高,父辈们都说读师范不花钱,毕业还包分配,从此端上铁饭碗,多好。什么待遇啊,生活啊,前途啊,我还不懂,但当教师却是我儿时的梦想,与老爸的想法不谋而合。怀着一颗激动,喜悦的心情,揣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我踏进了师范学校的大门。
      
      学校很大、很漂亮,教学楼、实验楼、图书室、琴房、操场、舞蹈教室……设施齐全,各种以前没见过的花草树木掩映着这座美丽的学府。比较寒酸的是那一排排的平房了,那是我们的宿舍,八个人一间,拥挤狭窄,冬天生炉子,夏天扇扇子,可我们一天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这里度过的。四张上下铺,铺下八个可以移动的小柜子放些换洗的衣服,脸盆,鞋子也放在铺下。学校发给我们的生活用品,每人一套蓝色运动衣、一条蚊帐、一个脸盆、一个饭盆、一把勺子,仅此而已。我们八个姐妹统一从集市上扯了浅蓝色床单、同色竹子图案的窗帘,挨着床铺的墙壁贴两张白色宣纸。窗前一张长课桌,摞放着我们的八个饭盆,对了,饭盆的盖子兼做餐碟,可以放馒头、咸菜。
      
      那时,正处于身体发育成长期,饭菜没什么油水,农村的孩子饭量大,很能吃。早餐和晚餐都是稀饭、馒头,午餐米饭、炒菜。记得那时候我每顿也能吃两个馒头、半盆稀饭,而男生们一顿饭可以吃四五个馒头呢。早晚没菜,吃咸菜,每周都要从家里带一罐头瓶炒咸菜丝,冬天的时候,妈妈往咸菜里加点黄豆,夏天的时候黄豆不敢放,怕坏了。到了周末咸菜还得省着吃,男生们呢,他们吃得多,越是精细的咸菜吃得越快,而且同伴们一哄而上,一顿解决。所以他们总结出一年级的时候吃咸菜丝,二年级咸菜片,到了三年级干脆直接啃咸菜疙瘩了。中午仅有的一顿菜是便宜的时令蔬菜,所谓肉菜,就是里面有几片薄薄的肥肉。我最喜欢的是大锅烩豆腐,把豆腐连着粘稠的汤汁扣在米饭上,用勺子搅和着一勺一勺吃下去,鲜香糥滑,总有一种满足感。刚入学的时候每个馒头七分钱,最贵的菜七毛,便宜的五毛钱,拿着兑换的花花绿绿的饭票去食堂排队,盆里盛菜或稀饭,盆盖上顶着馒头。一个月下来国家发的二三十块钱生活费还有剩余。有的同学连中午的一顿菜都舍不得买,吃咸菜、就蒜蓉辣酱,吃得直上火。
      
      我的师范生活啊,的确有点苦。七十年代出生的我们继承了父母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但我们并没有颓废,我们朝气蓬勃,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活力。我们从玩中学,从同伴中学,在相处交往中学,师范三年,我们并没有虚度光阴。当年昏黄的路灯下,有三三两两的漫步者;青青的草地上,有意气风发的笑语声;明亮的教室里,有奋发苦读的耕耘者;花园边的琴房里,有我们自弹自唱的婉转歌声;宽阔的操场上,有做广播操、打太极拳的整齐方队;阶梯教室的舞台上,还有我们自编的朗诵、故事、综艺节目……
      
      ,可是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只能在记忆中寻找当年一丝一毫心灵的踪迹。不觉间,已是不惑之年,陪伴了我三年的铁饭碗早已踪影皆无。三年同窗,同学们练就了坚实的基本功,毕业了,我们各奔东西,却依然保持着当年的风采。青春年代的热情、执着与追求在我们的工作中永远闪烁着璀璨的光芒。我想,不管是铁饭碗还是泥饭碗,如果你能爱上它,用心去做,就一定能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