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保险 >

    然而我们就是在那样的风雨中长成大孩子的

    这几天,京津冀暴雨黄色预警刷遍了朋友圈。天气干旱,麦收完毕,农人们正盼着这场及时雨种庄稼呢。果不其然,老天没有让大家白等,这场雨时而倾盆而下,时而滴滴答答,持续了三天。冒雨回家的儿子,一边吃着面条一边开着玩笑:“爸妈,下这么大雨,你们也没人接我!”说完,还假装撅起嘴巴。“快吃吧,这么大了,还用接,不害羞!”“我小的时候,你们不是也没管过吗?看看我们学校门口,车水马龙,都是接孩子的家长。”我在他身边坐下来,瞧着吃得正酣的儿子,不禁笑了,记得一篇文章曾经写过要让孩子学会在风雨中奔跑。“我们小时候下雨比你们现在辛苦多了!”“真的,妈您快说说!”孩子兴趣浓起来,我的思绪拉回到以前——那些下雨的日子。
      
      小时候的夏天也经常有雨,而家里好像只有一件军绿雨衣,两顶草帽。上小学的时候,每逢下雨天,头上戴着草帽,身上披件衣服就跑着上学去了。草帽是农人干活时防晒的用具,而下雨也只能简单地护住头部。我们嘴里一边说着:“下雨了,打泡了,王八顶着草帽了!”,一边跑着上学去。到了学校,衣服湿漉漉的,脚丫子更是被雨水泡得发白。那时候,还有很多同学把化肥袋子剪开,做成最简单的蓑衣,或者找块塑料布充当雨衣。半天下来,湿漉漉的衣服被体温捂得半干,而只要书本不湿,同学们就是快乐的,我们那座简陋的校园伴着雨声,依然传出最动听、最悦耳的读书声。雨停了,我们用树枝逗气鼓蛤蟆玩,光着脚丫子踩雨水玩,团块泥巴摔破锅,捏泥人……
      
      上了中学,路途远了,骑自行车上下学。妈妈给我买了一件雨衣,白底小红点的塑料雨衣,还有一双黄色的小雨靴。雨具有了,可雨天上学却更艰辛了。那时候,村子里还没有公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是形象的写照。雨天,自行车后架夹木棍儿成了难以忘怀的一道风景。在泥泥水水里骑行,需要的是勇气,因为一不小心滑到了,就成了泥猴子。自行车的土圈里塞满泥巴,推不动了,就拿起木棍儿拨拉拨拉,走一段,再接着拨拉。幸亏,我家离村头的柏油马路不远,父亲有空的时候,他就扛着自行车送我到大桥边,没空呢,瘦小的我搬不动车子,就沿着路旁草垛的边上推车子,那里比较滑,不容易沾泥,或者顺着小水沟推到大桥边。
      
      万一赶上暴雨天,上学没带雨具,就只能等雨稍微小了,骑上车子冒雨回家,有时候还学着男生的样子,向大暴雨发起猛烈的进攻。万一书包淋湿了,回家先晾书本,再换衣服,喝一杯妈妈煮的红糖水,或者吃上一碗姜丝炝锅的热面汤也感觉美美的。记得有一次,和爸爸去城里办事,回来的半路上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不一会儿大雨如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避雨都不行,在大马路上骑着车子,哗哗的大雨如同瀑布灌得人睁不开眼,一个劲的用手往脸上抹。偶尔几道闪电,夹着一个响雷,还有一辆辆疾驰而过的汽车带起的水帘冲击着本就摇摇晃晃的车子。那情景真惨,至今想起来不免涌起酸酸的感觉,一路上挣扎着,坚持到了家,进屋看见妈妈忍不住了,泪水和着头上的雨水使劲往下淌。
      
      下雨天,对于小孩子来说最惨也就是浇个落汤鸡,而对于我们的父辈来说真是有喜有忧。春雨贵如油,表达了靠天吃饭的农民对雨的渴望,一场及时雨往往能把人们紧锁的眉头舒展开。麦收时节,往往要持续十来天,虽说人们天不亮就起床跑到麦地里去了,可是靠镰刀、牛车、铡刀、碌碡那些原始的工具,人们再怎么勤奋也赶不上天气变化快啊。所以,抢场是常有的事,这时候,一家老少齐上阵,跟电闪雷鸣比赛,跟呼呼而来的乌云争分夺秒,父亲光着黝黑的膀子在场院里忙得脚不着地,终于在雷雨前收拾完了,高兴地坐在堂屋的凳子上吸几口旱烟解乏。等天晴了,地面干了还要接着干那些没完没了的农活。哪像如今,收割机只一会儿功夫,人们就拉着麦粒回家了。科学技术使百姓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紧张忙碌的抢场已成为不可磨灭的烙印深深的刻在我的心头。
      
      难忘那些下雨的日子,忘不掉的太多了: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泥泞的土路,有那件白底红点的塑料雨衣,有黄色的小雨靴,还有我上学的花书包……这些似乎很遥远,又仿佛就在眼前。我们在雨中奔跑的情景,蹬着脚蹬跟风雨搏斗的旧时光一去不复返了,。儿子听着妈妈的故事,眼里显出既兴奋又严肃的目光,我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宝贝,在雨中奔跑吧,它会成为你最美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