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保险 >

    德云知他苦等二十年的婚姻来得太晚了

          众所周知,阿哥爱酒重义,生活上不拘小节,大大咧咧,但有时有些过头了,比如新婚那一天发生的事就让哥为人上掉分不少。
      
      话说当年在西部乡镇工作十余年后,几经波折终与小自己十二岁的小王姑娘喜登鹊桥,阿哥那高兴劲也就甭提了,家人也放心了,积极张罗着为阿哥完婚。时间就在这年初春,主婚的是大伯老拱。
      
      阿哥家这一片的侗家有个风俗,大凡婚丧喜事,都由亲友主事,喜日当天其余事项均由亲友操办,主家是不必太操心的。这天上午十点,老拱大伯说:“天平呀,你骑摩托车快,去镇上找大厨安鸠过来商量点厨事,顺便带20斤蒜苗回来。”阿哥正闲得无聊,老婆有人接,已在来路上了,厨事更不用操心,招待客人拱伯全部安排停当,新郎的任务,只等下午四点新娘进家,按侗家仪式从大门将新娘背进神龛下拜了祖宗和家中老人,再抱进新房即宣告大婚告成。
      
      阿哥心情极好,虽称不上“老夫少妻”,却也是“大夫小妻”,苦等十二年终于修得正果,将娇小漂亮的阿嫂娶进了家,为家族解决了个老大难问题,怎能不令阿哥心花怒放呢。阿哥家离镇上也就七八里路,只几分钟路程,阿哥吹着口哨驾摩托驶进街口。忽听有人在喊:“天平!天平!”,阿哥停车一看,路边的粉店边坐着两人,原来是小学同学德云和卫东,一人一碗米粉一个猪脚叉两瓶啤酒,正在悠然地喝早酒。
      
      “新郎官,这么巧?来一杯!”德云热情站起相邀。阿哥本来就对啤酒更是情有独钟。于是,泊车路边,车未熄火人不下车接过一杯张嘴便干了,那透心凉的舒爽感在阿哥的脸上表露无遗,那简直是人间的顶级享受也。
      
      正想驾车离开,卫东一把拽住阿哥:“兄弟,知道你今天大喜,我和德云也要去喝你的喜酒的,不忙,喝两杯再说。”阿哥忙说:“不行呀,我拱伯找安鸠有急事,我得找他去。”德云说:“这可巧了,安鸠刚从这儿出发去你那儿帮忙的,你这杯子就是安鸠刚才用的,你俩没碰见?我哥俩喝了这酒再去,不用找他了。”阿哥说:“我还得带20斤蒜苗回去呢,厨房急用的。”“哈哈,刚才安鸠自行车上的大捆蒜苗怕有30斤还不止呢,有大厨操持哪有还要新郎操这份心的道理呦,这可不是我侗家汉子的风格哟!”德云责难开了。“难道我和德云没结过婚?仔都8岁了,还稀罕结婚呀?哪像你这样的呢,我们当时是完全不操心的,这才是我们的风俗呢,来来来,做一个像我们侗家汉子的男子汉,喝酒先,保证误不了婚礼和喜酒的!”卫东又在添油加醋。原来阿哥与德云、卫东、安鸠打小在一起,后来,阿哥当了干部,德云、卫东二人做了生意,安鸠成了厨师,四人就很少聚一起了。他们三人早已成婚,就只有阿哥一直单着无着落,如今就为了阿哥这晚来婚,三人特意相约一起前来庆贺的。
      
      二人一唱一和,说得也似乎很在理,阿哥无语了,一狠心,喝就喝,不就是一杯啤酒吗?干脆下车入座。卫东再叫来两只猪脚拐,五瓶苦瓜啤酒,说好了一人三瓶即止。阿哥端起酒杯便一杯一杯干了下去,三兄弟越说越投机,越喝越来劲,老板不断送酒,地下的空瓶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长,三人从轻言细语喝到豪言壮语,终于喝到胡言乱语,酣声如语,竟将今天的喜事抛到九霄云外了。
      
      话说接亲队伍于四点准时抵家,结婚仪式即将开始,却急坏了拱伯和父母,家人找遍了村中的各个角落,始终找不到新郎阿哥的影子。吉时是天定的,不可错过,无奈,拱伯只有宣布婚礼正常进行,一场没有新郎的婚礼开始了,好在新娘是苗家,风俗不同,只重结果,且阿嫂早已是阿哥的人了,也就不太过计较了。
      
      突然,堂侄阿炳从门外闯入,说有人在镇上看见我叔站在墙边呢!
      
      家人和阿灯急忙喊了一辆三轮赶到街口,粉摊边堆了三件苦瓜啤空瓶,果然见阿哥在站着搞选型:两手和头抵墙,呈小三足鼎立之势,两腿叉开直立,身弯为弓,呈大三足鼎立之势,稳稳地定在墙边,屁股还左右有节奏地摇摆,姿势十分搞笑。
      
      侄儿拉他离了墙头,搀上三轮,阿哥一看,呢喃梦语般说:“德云和卫东这——这两个狗——狗东西果然跟我喊三轮车来了呢,还真——真讲义气!”
      
      其时,德云与卫东二人还靠在阿哥身边的墙上勾头酣睡。原来此前德云说:“平哥,你站——站在墙边等着,我喊——喊三轮车拉我——我们几个去喝喜酒,误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