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保险 >

    老坏歌唱了一首《神奇的九寨》惊呆了村里的老干部

           阿哥与老坏打小在一起玩的,只因老坏年龄稍小,便成了小师妹们的二师兄了。老坏酒量比不上阿哥,但阿哥却屡屡败在老坏手下,这是最让阿哥不爽的事。特别是那次在“语过添情”歌厅里阿哥深情演唱了《神奇的九寨》后,阿哥恼怒之下,就怪老坏使的坏。其实老坏真是冤枉的。
      
      话说那些年还没有八项规定,小城歌厅生意红火,小小的江城北上南下东街西城就有近十个规模大小、档次高低不同的歌厅,其中“雨巷”“语过添情”“金海岸”“疯子窝”最为客满。
      
      又是一个周末,阿哥从宁波挂职学习半年回来,迫不急待与小师妹们小城江滨小聚。小师妹敬重大师兄,自然多敬阿哥了几杯,撒桌时已是七分酒意了。老坏乘着酒兴邀大伙儿走进附近的“语过添情”大厅,要了一号桌,小师妹们急不可奈纷纷步入舞池旋转起来。老坏则要了一扎啤酒、一碟瓜子,阿哥操起桌上的骰子摇了起来:“点小喝?”“同意!”老坏说。谁知连摇了八把,阿哥的点都是小,只得连喝八杯。阿哥大不服气,大声说:“重新规定,点大的喝!”“同意!”老坏笑着说,为保证公平,由大师妹和二师妹分别帮二人摇点子。也该阿哥悖时,连摇了五把,阿哥的点子还是把把比老坏的大,阿哥是二点时,还没来得及高兴,二师妹就帮老坏摇出了一点,当二师妹摇了个八点时,阿哥终于喜形于色,兴奋得连连喝道:“小、小、小!”但可悲的是大师妹还是摇出了个九点,把个老坏笑得岔了气,把阿哥气得差点儿断了气,鼻子都歪了。
      
      阿哥想,老天都帮着老坏呢,只好作罢!还是唱唱歌解解酒吧。命大师妹去点歌台帮点一首《神奇的九寨》,这是阿哥唱得最好的一首男声。  
     
      不久,便响起了歌曲前奏,一个文静的中年型男站在舞池中央,另外一个话筒里立即传来“现在欢迎龙县长献唱《十五的月亮》!”大厅里立即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但此时的阿哥双眼迷朦,有些站不稳了,并没听见说了什么,只见他三步并成两步来到大厅中央,一把夺过中年型男手中的话筒,说:“喂!这是我们点的《神奇的九寨》呢!”中年型男一愣一愣的,这分明是《十五的月亮》呀,怎么是《神奇的九寨》呢!真是“秀才遇到酒鬼,有理也说不清”,只好无奈地站在旁:哼!我倒要看你怎么唱?
      
      说时迟,那时快,过门一完字幕上便出现了“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可是,歌曲却在阿哥嘴里变成了“在离天很近的地方总有一双眼睛在守望……”只见阿哥一会儿闭眼,一会儿睁眼,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歌声的,唱到深情处,突然一个转身,面向观众,单膝下跪,面朝苍天,双手着拥抱状,大厅里掌声雷动,呼哨声此起彼伏。尽管是在《十五的月亮》伴奏曲里演唱着《神奇的九寨》,却也能跟得上节奏。最为“神奇”的是唱到最后,字幕上出现“啊,也是你的心愿”时,阿哥也刚唱到“向往,向往,向往”,同时结束,竟然严丝合缝,时间一点儿不差。只要有音乐响起,舞池里照样挤满了来来往往的舞者,气氛照样浓烈。
      
      阿哥高亢而有穿透力的歌喉,声情并茂的演唱,加上适时而夸张的肢体语言,竟博得阵阵掌声和呼哨声,人们既为阿哥的歌喉叫好,又为阿哥的严肃深情鼓掌,更为阿哥这词曲全然不搭调的搞笑的“千古一唱”而叫绝。
      
      开始本已恼怒的中年型男,此时也不禁为阿哥的搞怪唱法笑了起来,不再计较阿哥的“鲁莽”了。
      
      第二天酒醒,阿哥才知道这是新来的副县长,分管农林水,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呢。阿哥后悔之极气恼之极,只有把气耍在老坏身上,认为是老坏整他醉酒,又不提醒他这是新来的领导,让他在顶头上司面前丢丑的。其实,老坏真是冤死了,一个普通干部哪晓得什么新来的副县长呀,现任的县领导他都没认识几个呢。
      
      第二天下午,阿哥跑到龙副县长办公室谢罪:“都是酒之罪,冒犯领导了!”昨晚龙副县长就把著名的阿哥了解个透,大度地哈哈一笑:“看来全县也只有你老梁做得出这种搞笑的事哟!”依然对昨晚之事忍俊不禁。
      
      从此,小城人又多了一则关于阿哥的新段子:抢县长话筒串唱《神奇的九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