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保险 >

    疲惫不堪的鸡鸭在地上滚了几圈被阿哥抓住

     
      阿哥阿嫂结婚时,阿嫂没有正式工作,还属于待业青年。婚后不久阿嫂便有孕在身了,呆在家无事可做,颇感无聊,乡政府下面是一大片农田,便学周边农户和其他干部家属的样子养了一大群鸡鸭,一来有事可做,二来秋天临盆时这些鸡鸭正好可以食用了。
      
      阿嫂精心饲养她的鸡鸭,鸡鸭们长势良好,稍大,阿嫂便给每只养牲身上做了号记,以免和别人家的鸡鸭相混。早上喂食后放出笼,在田野里啄食嘻戏,傍晚时分,阿嫂便站在自家廊沿上喊几声:“来啦——来啦!”在鸡鸭圈里撒几把谷米什么的,鸡鸭们便争先恐后回到它们的圈里。鸡鸭们真争气,不出两个月,鸭退绒毛鸡登翅了,喜得阿嫂合不笼嘴:再过一个多月等宝宝生下来时正好。
      
      可是事情来了。8月,正是田里的谷子饱籽的季节,而阿嫂及其他家属和农妇们养的鸡鸭也大了,虽常常“严加管束”,总免不了有些捣蛋鬼偷偷下田,田里的谷物可经不起鸡鸭们折腾了,村里意见大了。但鸡鸭很多都是政府领导家属的,包括副书记和政法委书记的婆娘都养了一群鸡呢,平时领导们又不管这些事,村里又不好怎么说,但农户们可不乐意了,终于找上乡政府讨说法了。
      
      那天,阿哥从村里检查工作一回家听到了不好听的话。阿哥一惊,怎么可以让鸡鸭坏了村里的谷物收成呢?这还了得?
      
      为表示歉意,第二天阿哥去农牧站买了一瓶乐果,又从家里取了两斤大米,用乐果浸泡了。阿哥又在乡政府周围做了宣传:“请大家把自己的养牲管好,不要放出来,明天要放药了!”大伙儿见梁副乡长亲自宣传,自然是要管好自己的鸡鸭的。
      
      傍晚,阿哥亲自将药谷遍洒在农田周围,还在两张破课桌正反桌面上用红漆写下了几个腥红显眼的大字“注意!田里已放药!!”面朝政府竖在田埂上。
      
      刚刚处理完,便接到邻县县政府办公室的电话,加退村失火,请求勉鸠乡政府组织人员前往救援。原来加退村距勉鸠乡很近,而距其所属的计划乡政府却很远,该村学生都是来勉鸠乡上中学的。刻不容缓,火情就是军情,阿哥立即发动群众和教师、干部前往救火,抢救群众财产。火势完全熄灭时已是第二天上午八点,阿哥带队赶回乡政府时已是中午时分了。
      
      疲惫不堪的阿哥一进家便惊呆了。阿嫂哭成了泪人,见阿哥进家便诉说:“不知是哪个砍脑壳死的故意毒死了我的鸡鸭!坏了良心的人不得好死!”
      
      阿哥一看,三至四斤大的鸡鸭滚了一地,还有两只鸡在流口水,不停地抽搐,眼看也要完蛋了。这些鸡鸭正是蓬勃生长即将成熟之时,却不小心死在阿哥的药下了。
      
      原来阿嫂调教有方,鸡鸭听话,不用管理,将鸡鸭关在楼下一片用栅栏和塑料网围起的空地上,撒了一地谷子,昨天下午便放心回了一趟娘家,晚上回家时见鸡鸭归圈了也就懒得理了。谁知半夜里有只调皮不堪的小狗抓破塑料网进到里面捣蛋,开了一个洞,早上鸡们鸭们醒来后便纷纷从破洞里钻出去,欢欢喜喜跑进农田寻食了。
      
      见阿嫂哭泣不已,阿哥深感愧疚,又无可奈何。正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将已死的掩埋,以免狗们猫们误食造成二次中毒,然后向中毒较轻的近十只鸡鸭灌肥皂水,强迫将毒谷吐出,以减轻中毒症状,企望还能启死回生,减少损失。
      
      第二天,只见乡党委韦书记咧着嘴讪笑着对阿哥说:“梁乡呀,你的那些鸡鸭不要救了,即使救活了也不行,到时候不小心老婆杀错吃错了中过毒的鸡鸭岂不影响下一代?”阿哥一听,觉得十分有理。便说:“书记呀,都养这么大了丢了可惜多呀。”书记说:“没关系的,干脆放血杀了,减轻毒性,再把内脏全部清除了,还是可以吃的嘛,哈哈,咱们农村都这样的。”说完便讪笑着走了。
      
      第二天,阿哥便将有轻度中毒症状其实现在已经复活的鸡鸭全宰了,按书记的“指示”清掉了所有内脏,拿到乡政府食堂里,那可是八只肥都都的鸡鸭呢,全政府的干部毫无客气地大快朵颐,终于为阿哥解决了这一难题,只有阿嫂躲在家里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