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保险 >

    用你的笔找到生活的独特性 表达出属于你自己的味道

      虽然正值青葱热闹的好年龄,但相对内敛的我,却喜欢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安静与闲适。在生活与工作之外,喜欢文学的我,渴望与文字携手同行。很想以时间为绳,串起岁月的诗页,把这些字字句句折叠成摞,最后珍存成我的《韶华耀事》。一直以来,感觉执着于文字中,是对生命最为自然的放逐!虽然明知自己不才,却还是喜欢以自己的眼与心来观察、思考和感悟,从而书写一点微不足道的心灵文字,也算是给生命一份微薄的纪念与欣慰吧。文字于我,是生命的另一种馈赠,是幸运的厚爱。
      
      平日里,喜欢将灵魂放逐于文字,让灵魂在文字的海洋尽情畅游,守心前行,觉得这样的生命是充实而又丰盈的。让心灵快乐地游弋在这文字的清香中,汲取知识的甘露,如此这般自然也会清芬着自己的岁月。光阴流转,阅读与写作已成一种习惯,其实,这正是我找到了生命的一份妥贴与欢喜。静静地走一条自己的路,默默耕耘,不卑不亢,我相信,终会走出一道属于自己的风景。
      
      人生就是一趟孤单的旅行。不经意间,总有一些不期而遇的相逢。因为显示我的账号存在风险,所以很久不曾关注博客了。前两天不知怎的突然来了兴致,登录上去第一眼就看到你的留言:“分享着博友清丽的文字,感同身受,心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快慰。因文字而认识你,是这个秋末冬初的缘分。遥祝博友开心,并祝写出更多美好的文字。”说实在的,读着这真挚的语言,感觉温暖延散开来,内心瞬间就很感动,这种感动是自于内心深处的真实,无需遮掩。
      
      我知道,能得到沁馨品茗老师你给我的文字留评,实属我之幸运!于是我回复说:“我那微不足道的文字能得老师留评实属幸矣!就在自已的一亩三分地播种吧,种不了富贵,至少能种些真诚;种不了华丽,至少还可以种些朴素。不急于求得结果,倘若某一天有一人能够懂得,便已是一种欣慰。另外,在季节的深处,无论是发送或者收到一份祝福,感觉都是暧的!”
      
      说实在的,读沁馨品茗老师的文字,真为你的博学多识而心生赞赏,更倾慕有加。也许缘于感觉自己书读得太少吧,总觉得老师那些信手拈来的文字如戏法一样充满魔力,读来让人心悦诚服。在那些字里行间,我读出的是执着与善良,读出的是坦然与深情。我想,无论是读书,写字或者做人,老师都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例如老师解析《复活》。你是这样说的:“复活”这个标题,我觉得格外地别具匠心和意味深长。复活,既是指卡秋莎人生的复活,更是指聂赫留朵夫灵魂的复活。而正是这两种复活,成为整部作品最富有感染力和最充满人性光芒之所在。掩卷思索,对于作品中关于人性和关于良知“复活”,关于道德自省和自我完善,以及人性回归等方面的感触良多。尤是想到人性和良知的复活固然可贵,然而中国有句古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试想如果从一开始就把持住自己,守住自己的人生底线,不去做昧良心和伤天害理的事情,岂会有后来的自责和忏悔?岂会信誓旦旦地追悔莫及?!一个人,只要永远真诚善良,不做坏事,就永远不会有夜半心惊,不会受良心谴责,更毋庸追悔莫及地忏悔和救赎。与其亡羊补牢,不如未雨绸缪。洁身自好,永远拥有善良和节操。坚守良知,严于律己,不被外界所诱惑,才能保持心灵的宁静与详和。只有永远保持心灵的安详与宁静,才是人生之正道。用你的笔找到生活的独特性 表达出属于你自己的味道
      
      其实每每读到这样的文字,我们的心灵也接受着一种质朴且纯净的洗礼。老师倡导坚持该有的真诚与善良,走自己无悔的人生。这让老师在我心中无形中又添了几分敬重。
      
      当收到老师给我的另一条留言,“萧瑟的秋风中,天气一天天变冷,冬天眼看就要来临。品读着博友的文字,却感受到阵阵相通的温暖。文字可以暖心,信哉斯言!愿你在文字中快乐每一天!”感谢老师!你的鼓励,将暧我一季寒冬!我知道,即使再冷的冬天,有老师这样暧心的鼓励,我的文字会走出更长的路!相信将会穿过寒冬走向春暧!
      
      假如没有手机
      
      如果我想你,想去看你
      
      便只能跋山涉水
      
      起于杨柳河堤
      
      穿过古镇老巷
      
      趟过桥桥明月
      
      拐过十六道弯
      
      用我最简易的工具
      
      骑行去看你
      
      以慰日思夜想的心绪
      
      假如没有手机
      
      如果我想你,很想你
      
      我便铺开素纸
      
      一撇一捺,
      
      字字是念的心意
      
      一点一提
      
      句句是自于肺腑的信息
      
      然后,折叠成我特有的样式
      
      连着期盼一并邮寄
      
      亲笔书信哟,是你我之间的秘密
      
      假如没有手机
      
      如果我想你,真太想你
      
      我便坐上大巴
      
      让列车缩短此岸到彼岸的距离
      
      沿途那些趣事和风景
      
      我一定要用心记下来
      
      然后,见面再悄悄讲给你
      
      你不能到达的地方
      
      我用心铭记,有趣的讲述与回忆
      
      也是另一种代替
      
      假如没有手机
      
      如果我想你,放不下你
      
      我一定会向人打听关于你的消息
      
      听说和你一道的栓子回家了
      
      我要第一时间奔向他家去
      
      进门就问关于你的好与坏
      
      那时急切的心尚且忘记了礼仪
      
      回头才想起应该问候栓子的苦与累
      
      栓子的一字一句我都记在心里
      
      然后在一个人的角落慢慢咀嚼与回味
      
      假如没有手机
      
      如果我想你,好想你
      
      我会翻开自己的日记
      
      然后默默写下想你想你好想你
      
      寂静的夜晚
      
      思念陡然疯长开来
      
      写到最后
      
      为何日记上全是泪水
      
      伴着温热的泪水念你
      
      忧伤又甜蜜,真实又纯粹
      
      散文如何写得好,千人千说,包括散文的阅读效果,也各有见解。我的见解是,好散文一定会分逸出一种独特味道。
      
      好散文如一道好菜,一定会有自己的独特味道。这种味道是什么?是写作者所选的素材吗?否。是写作者独特的写作方法吗?否。那么,散文的味道是一种什么东西呢?散文的味道其实就是写作者本身的味道。有魅力的写作者身上都是有味道的,这样的味道熏陶了笔下的汉字,汉字又熏陶了读者心灵——这个过程就这样简单。
      
      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独特的散文味道和独特的语言方式息息相关,这是需要进行修炼的。有了独特的语言表达,不管你写大事,还是写小事,都会息息入味。没有独特的散文味道,就会沦为“应声虫”。有品位的散文不是用假大空的语言吓唬人的;吓人,只能吓一阵子,吓不了一辈子。有的作家写的散文很吓人,读了几年,就扔掉了,但是读汪曾祺和贾平凹的散文,你永远扔不掉,他们成为微量元素,已经渗透在你的心底。
      
      在散文素材的取舍上,有的作者喜欢用宏大叙述,有的作家则在细微之处见精神。也就是说,选具有“精神点、精神独到”的素材,容易成功。写散文,不是白菜罗萝卜都可以往筐子里扔的。细究起来,“味道”便是韵味。韵味是形而上的,你看不见,摸不到,它却实实在在就在那里;韵味,还是一种艺术境界,生活不等于艺术,艺术也不等于生活,有功力的作者,总是化生活为艺术,味道来自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因为需要写出散文的韵味,写散文就有定数了。不要指望散文高产,不管是大作家,还是小作家,唯有把一种东西放下心中发酵,翻来覆去地难受,然后寻找个口子表达出来,才可能出韵味。
      
      写出韵味,对于写作者有很高的要求,那就是要求写作者不是庸俗之辈,不是利益主义者,是一个跟当代许多错误观念保持足够距离的人。如果不是这样的人,大约也能写出有气味的文字来,不过文字分泌出来的是臭气。健康清新的韵味,是藏在文字深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在你的心中日积月累,渐渐形成一个“场”,这个“场”把你融化其中,渐渐地分逸出属于你的散文韵味。我们在阅读中常常有这样的经验,不看作者名字,不看文章题目,只需要读读文章的第一段和中间某一段,就能读出来是汪曾祺或者贾平凹的,为何?味道也。
      
      二
      
      说了有味道的散文,那么,没有味道的散文是什么样子呢?平时我们看到的大量属于“即兴发言”的散文是没有味道的散文;命题的或者主题先行的散文属于没有味道的散文;自吹自擂极度放大自我的散文是没有味道的散文;把散文写作当作小资情调宣泄的散文是没有味道的散文;为了唯美而唯美的散文是没有味道的散文;自命为“心灵鸡汤”而和心灵一点不沾边的散文是没有味道的散文;写了苦难但沉湎于“暴露”的散文是没有味道的散文……这些散文也是散文,也可能发表在刊物上,甚至被吹捧,但切实是没有味道的散文。
      
      散文的本质应该是朴实的,所谓“深刻”不是用哲理堆砌出来的,而是从语境里体现出来的。说到散文的味道,也需要谈谈操作层面的事:写散文的人要学会化繁为简,学会举重若轻。味道最本质的东西是——自然。一个人在生活里可以摆摆架子,但在散文里不能摆架子,自自然然才能出本真,自然就是美,从此角度说,凡是散文能出好味道的,即是好散文。
      
      说到生活的悲苦以及表达悲苦,不应该嚎叫出来,有经验的作家,常常在文本里用几句不经意的话“点”出来。那些外表轰轰烈烈的散文,乍看起来很有冲击力,貌似深刻,其实经不起回味,更经不起时间的磨砺,会在时间的河床上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都希望自己写出散文的“大格局”,大模样,但是,越是大的定西越容易空洞,越容易把作者的意旨引到歧途。要想写出有味道的散文,作者的心量一定很大,绝对不能去装腔作势。
      
      笔者认为一个写作者的人格修炼和学养储备可以用“井”来比喻,井打得越深,散文的味道越浓。有言道:人情练达皆文章,说到人情练达,绝对不是世故圆滑,而是对生活里的人性要进行深入的挖掘和表达。从这个角度说,写散文是一件有难度的活儿。一个写作者,经过长时期的修炼,才能磨砺出一双独特的“格物致意”的眼睛,才能把自己的写作姿态低下去,你的姿态低了,才能发现人性的高,离写出优秀散文也就不远了。
      
      三
      
      一个散文写作者,总是不断在客观外界和心灵世界之间打转转。认识世界是有难度的,认识自我也需要一个过程。
      
      中国古老的哲学讲究“阴阳”。“阴阳学说”对于写作甚为有益,可以说是打开世界的一个窗口。世界的“阳”容易看到的,可以说五光十色,精彩纷呈。世界的“阴”却不容易被看到,往往藏在表面现象的背后,没有一双火眼金睛,断然是看不到的。
      
      写作者经过一番努力,终于看到了世界的“阴阳”。看到又怎样呢?看到了,并不意味着能够用文字表达出来。在散文写作中,需要把阴和阳拿捏得恰到好处,二者都不能过度。“阳”过了,就会在文本里广征博引,夸夸其谈;“阴”过了,容易陷进语言陷阱,磨磨唧唧,饶了三百道弯子,把自己都绕糊涂了。
      
      世界的阴阳,需要观察,观察有难度,其中写作者的自我写作惯性会妨碍作者。惯性的有害之处在于使得作者难于看到反差和陌生化。因此,一个写作者,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远离自己眼下的“生活”,从局外人的角度去观察自我和环境,审视自己的内心,需要以“局外人”的角度读出陌生化。从外部看自我之时,需要毫不留情地进行自我解剖,需要具备叛逆和颠覆之心,为什么这样做?因为任何人都有一种求稳的惰性,有一种自我原谅的宽容,这样的惰性和宽容,恰恰是散文的大敌。
      
      四
      
      为了写出有味道的散文,必须处理好散文的“虚实结合”关系。生活里有什么,散文中才能有什么。世界本身存在虚和实,散文也只能恰当地表达出虚实。
      
      世界的存在往往呈现虚实互补的姿态: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虚实实,进行互补。由物质说到散文,散文里的“虚”不是虚无,而是化实为虚。要想做到这一点,需要作者对客观外界进行“吸纳”,先是吸进来,然后进行化解,如果化解不了,就不要草草动笔。不该写的时候硬写,就会出现败笔和败章。化实为虚,要善于观察世界的和谐,也需要观察不和谐。我们面对的世界,有时是美的,有时是不美的;有时是和谐的,有时是不和谐的。作为写作者,我们没有资格去杜撰和谐,我们千万不要为自己设置套子,只需要自自然然地表达,足矣。
      
      能看得清世界的阴阳,表达出和谐,是散文的一种境界。散文的虚实结合,来自于自然的阴阳平衡。中国文化是讲究阴阳平衡的,五行学说,相生相克。比如,人类社会的战争屠杀属于“阳”,在战争阶段,人性恶无处不在,尽管如此,也会有瞬间的温馨存在,如在抗战中,中国八路军的聂荣臻将军救下了一个日本小姑娘(河北井陉煤矿),影片《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中描写的是苏德之间进行战争厮杀,厮杀归厮杀,个人卫生还是要讲究的,因此影片中出现了双方士兵不约而同允许对方河中洗澡的镜头。大自然的灾难属于“阳”,但是灾难过后,那种万众一心抗灾的镜头,又那么地温馨。
      
      在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发展中,战争和自然灾害只是一个片段,而大部分时间,大自然和人类社会是和谐的,是阴阳平衡的。作为一个写作者,能在这个“大序列”中充当一个观察者和体悟者,并且用文字表达出来,是幸福的。在散文写作中,不能一味地强调“实”,也不能一味地强调“虚”;不可一味地形而上,也不可一味地形而下。在形而下和形而上之间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东西,便是——味道。一个写作者笔下呈现的东西是实的、具体的,又分明是虚的、抽象的。如果你的写作表达出了生活的味道,你就可以游刃有余地进入虚实相映的写作境界,你写的文字可以涉猎到哲学理念,但又分明带着人性的体温。
      
      来吧,寻找到并且打开世界的窗口,在广袤的散文土地上,开放出属于你的花朵!